成都博潤白癜風醫院

讓大學里沒有白斑,博潤基金助求學女孩圓祛白夢

    大學是莘莘學子心目中的理想圣殿,剛入大學的羅巧(化名)像其他大學生一樣,躊躇滿志,想要用自己的努力,給自己拼一個美好的未來。然而,脖子上的一個白點,改變了她的生活軌跡,讓她陷入了長久的抑郁。

  在大一軍訓期間,羅巧發現自己的脖子上有一塊白色斑點,她以為是長了一塊癬,便到校醫院去買藥膏擦,醫生告訴她,她脖子上的不像是癬,更像是白癜風,建議她到大醫院檢查下,在醫生的建議下,羅巧為了防止日曬,沒有繼續參加軍訓,請假來到了市醫院。

  市醫院的醫生告訴羅巧,她患的是白癜風,并開了一些擦藥,囑咐其早晚進行擦拭。

  因為藥水有很濃的異味,羅巧只是在睡覺的時候擦一些,第二天早晨馬上洗掉。一個月后,羅巧發現自己的白斑比原來大了一圈,腿上也出現了白斑。

  白斑的擴大讓羅巧整日心神不寧,經常躲在宿舍里,不去上課。長褲和絲巾成了羅巧出門的必備品。

  老師得知羅巧的情況后,經常陪她聊天談心,還鼓勵羅巧去專業的白癜風醫院治療。

  羅巧聽說,成都博潤白癜風醫院治療技術先進,很多患者都在那里得到了康復。她便利用周末來到了成都博潤白癜風醫院。

  成都博潤白癜風醫院的白癜風專家童學婭熱情地接待了羅巧,童醫生與羅巧進行了深入的溝通,并為羅巧安排了全面的白癜風專業檢查和檢測,其中包括黑色素缺失程度檢測,wood燈檢查,抗黑色素抗體檢測,酪氨酸么缺失程度檢測,微量元素檢測,皮膚三維ct檢查,機體微循環檢測,自體免疫障礙檢測等。

  經過檢查發現,羅巧體內微循環存在輕度異常,銅離子含量降低,機體免疫機能存在輕度異常。頸部和腿部存在明顯的黑色素脫失,其他部位有大量隱性白斑。

  

 

  

 

  初診時,頸部、腿部有明顯黑色素脫失,伴有其它部位大量隱性白斑

  童學婭醫生根據羅巧的病情為其制定了完善的治療方案。以“先穩定,后治療”為治療原則進行綜合治療。

  采用中藥藥浴,結合介入靶向治療,輔助口服藥物,調節機體內環境,分離有害代謝物,調整免疫系統運行機制,讓損傷的黑色素細胞進行自我修復,為黑色素的產生創造良好內環境。

  一個月后,羅巧的白斑穩定了,身上的隱性白斑已經基本消失。童學婭醫生按照治療方案為羅巧進行了Recell分離治療治療,以體外培養的自體高活黑色素細胞直接作用于白斑部位,多倍分裂增殖,快速產生黑色素,達到黑色素自體再生的效果。

  三個月后,羅巧的白斑康復了。童學婭為羅巧安排了鞏固抗復發治療,徹底杜絕白斑再生。

  

 

  三個月后,白斑已經基本康復,后期進一步鞏固治療

  羅巧父母都是普通的農民,母親還有肢體殘疾,為了供羅巧上大學,家中積蓄早已所剩無幾。羅巧治療白癜風時,曾一度面臨資金困擾。

  童學婭主任推薦羅巧申請了“四川省慈善總會·博潤白癜風專項基金”的救助,救助基金的下發,保障了羅巧治療的有序進行,為羅巧白癜風的康復提供了有力支持。

  

 

  重新回到大學校園的羅巧,恢復了以前的斗志。她樂觀得說:“從患白癜風到現在,我終于明白了個道理,就像成都白癜風醫學研究院附屬醫院童學婭主任說的,青春需要奮斗,但更需要健康!健康地奮斗,從我做起!”

母女共抗遺傳性白癜風——博潤妙手回春

三口之家,溫柔的媽媽,慈愛的父親,本該是一個幸福的家庭!直至兩年前小艾玲遺傳了媽媽的白癜風,全家人陷入沉思:年輕時代的媽媽不幸患上了白癜風,由于缺乏治療意識,十年白斑導致病情惡化直至遺傳給了下一...[詳情]

上海时时票机破解